意与影

很无聊…慢慢长

国漫 开宝咖小 京剧猫白武飞青
漫威 金黑(et) 奇异玫瑰 盾冬 锤基 贾尼 贱虫 寡鹰寡 ec
bbc夏洛克 福华麦雷

还会有各种奇怪的西皮出没…。慎fo
杂食,雷点怪奇,脑洞神奇,持续性丢失灵感中。
是一个小垃圾写手(´(エ)`)
很坑,文废,话唠。坚持吃垃圾食品的减肥者…。
还有一个写阴阳师同人子博 梨花司(阴阳师账号同名),主食酒茨博晴荒目灯刀阎判等,可能会随机掉落声优同人日漫同人。
现在还什么都没有ʕ•̫͡•ʔ

[白武]学长学弟

白武同人·短、甜、现代paro
小声bb:万圣节想发糖,但是我写不好这两个人。
角色属于他们彼此,恋爱属于他们自己,ooc是我。(:3_ヽ)_
写不了万分之一想要表述的感受,不打tag了。

  “学长。”那个白毛的团子逆着光站在空荡的操场里,明明就在眼前,还忍不住高声叫喊着。武崧向着他走近两步。
  精神奕奕的白糖直视着眼前武崧,表情认真又忍不住弯了下眼角。语气缓和下去,用刚好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接下去说。
  “学长你是不是喜欢我啊?”
  身旁刚好一整风过,犀利的北风将散落的阳光全都卷走,来回盘旋着,低声呜咽着。
 
  如果时间往回流,回到一开始那个没落过一滴雨的夏末,武崧无论如何也不会一时兴起去看新生军训。
  可是西瓜在那里,可乐在那里,蝉鸣和暑热都在那里,一整场聒噪的夏天的尾巴把武崧蜷起扔在了那里。
  包括一场恬不知耻的暗恋,也团在那里。

  而此时此刻他俩站着的,不断有落叶飘落又被西北风捞起的操场里。
  风刮过有点冷的,刮落了武崧最喜欢带的那顶小帽,武崧像突然间失了盔甲,慌乱的倒退两步,左脚绊右脚倒在原地。
  “我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 仔细想想都怪大飞,他总是惯着小青,也要怪武崧自己,小青说想吃西瓜想喝可乐想要蝉蜕想看新生军训,武崧就轻松撬开军训时紧锁的操场门。
  他们躲在高高的看台上面,坐在阴凉处,喝着可乐吃着西瓜挖着冰淇淋,商量着哪处的树林里有蝉蜕可寻。
  小青听着他们说,笑嘻嘻的应着,突然就指着操场说,看,那个男孩,据说是新生里最帅的。
  武崧顺势看过去,撞进一双清澈的琥珀色眼眸里,白发少年就微微弯了眼角,他的心跳漏了拍数。
  “还凑合吧。”他总是口是心非。

  白糖也有一瞬的慌乱,可对上武崧时,他就算强装也要气势凛然。
  “学长你难道不喜欢我吗。”
  风像要剥落看台的挡板似的刮,白糖像要掀开武崧的虚伪似的逼近。
  他往前两步右脚尖抵住武崧的左脚尖,弯下腰,笑嘻嘻地向学长发难。
  “学长你是喜欢我的,对吧。”
 
  武崧当时以为是心跳走错了拍的。想想大抵要怪校方吝啬,学院太小又太空了。
  秋初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就把他困在教学楼。
  他就那天没带伞。其实大飞带了,但是小青也没有带。总不能让女孩子淋雨,他挥挥手让两个青梅竹马先走。
  他也有想过冲进雨里跑回去算了,可才下到一楼,呼啸的风就把他停在那里。
  太冷了,暴雨一刻不停,明明密不透隙,寒风却从这扇门游走至那扇门,从每扇窗卷袭至下扇窗。它把每张半破的课桌椅敲得乒乓响,把武崧好不容易提起的一点点勇气吹的七零八散。
  也是这个时候,武崧瞟见一道匆匆的白影,好看的学弟停在他身边,深吸了口气,吐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脆生生的喊他,“学长,要一起回去吗?”
  武崧仿佛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,把他的每个字在心里斟酌敲打一番,用力的点下了头,走进学弟的伞下。
  然后就知道他叫白糖。请他在超市吃了十串他最喜欢的鱼丸后,因为校园卡内余额不足,交换到白糖的联络方式。
  从那之后,武崧每个周末的心跳,全黏在不同景区门口的小推车里,沾满酱汁的鱼丸上。
 
  “你、你,我,我…”
  武崧的舌头像被冻住了一样转不过弯。其实他知道,心跳突得比踩错楼梯和被点名回答问题还快。
他知道,跌倒不是突如其然是鞋带没系稳,正如他知道,学弟不是突然开窍是自己被青梅竹马一眼看穿。
  但他不知道,白毛团子可不可以让鱼丸挪挪,给自己小半的位置在他心上。
  他想抵抗想逞强,想矜持想潇洒,可现实是他兵荒马乱、丢盔弃甲。
  武崧直直地盯着学弟狡黠地目光,他没办法否认任何命题,正如他从来没发现,学弟只用了两个月和他吃完了全城的鱼丸店。
  他闭着眼睛想点头。
  他想起其实东边有家新店,里面是学弟没尝过的新味道。是他去教室办公室帮忙时,班导订给他的外卖,他不太喜欢黏糊糊的口感,但他觉得白糖一定喜欢。
 
  白糖就像他的名字,很甜很软,很讨人喜欢。开学没多久,不同的小学妹就围满了他身边。
  他平时对任何事都是笑嘻嘻的随和的,唯有小女生的爱慕,他都一一直白拒绝。
  他心里装了一双眸子,翠绿色的,像好贵的宝石一样,漂亮的镶在一张臭屁的脸上。
  他试图引起学长注意。学长只注意到他的自大和爱吃丸子,平时也总叫他丸子丸子的,可惜了他八块腹肌。
  他的班级在学长隔壁,学长却从来没有来找过他。他死皮赖脸的给学长留了三种联系方式,学长连个表情包都不给。
  眼瞅着又一个月结束了,他单相思对象不理不睬,一个劲给他喂丸子。
  他觉得学长可能以为他还小,他必须得告诉学长,他可能真的要高五厘米。长度也有可能。
  总之,他要告诉武崧。

  “学长,我喜欢你。”
  白糖蹲了下来,与武崧目光平齐,平日里的吊儿郎当全都不见了,他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害羞似的又挠挠下巴。
  “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喜欢我吗?”
 
  武崧睁大了眼,风缓和下来,云绽开大片金灿灿的夕阳落进他眼眸里,混合成温柔的祖玛绿翻涌着,舍不得溢出来。
  “…真漂亮。”学弟毫不吝啬的夸奖着,武崧被他不对头的话逗得啼笑皆非。
  “学长…”白糖望着他有点着迷。
  “怎么?”武崧风化的舌头找回灵魂,喉咙里还存着风,一开口暗哑着盘旋在白糖耳边。
  白糖眼角弯的更深了,他一寸一寸看着眼前人生动的眼脸,一颦一笑都觉得动人。就想伸出手去摸摸他,确认一下真实。
  一个没忍住把学长抱了个满怀。
  “怎么办,我好喜欢你。”
  “你这丸子…”
  武崧也没忍住,紧紧回抱着学弟。

  夕阳远远地悬着,给两个人撒满了余晖,白糖又猛的收回怀抱。
  “学长,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
  武崧涨红脸,愣是说不出更多一个字。
  “嗯。”
 

评论

热度(3)